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骚屄浪货淫贱女
骚屄浪货淫贱女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骚屄浪货淫贱女

龙哥坐在大班椅上,威严的命令着跪在他胯下的熟妇淫妻,你个骚屄这两天按爷的吩咐做了吗?来爷这里之前把你的浪屁眼洗干净了吗?这两天除了排便,屁眼里一直塞着肛塞没有?每天保持跳蛋按摩屁眼四小时没有?不要幻想可以蒙骗过关,爷可是能检查出来的,如果你偷懒耍滑了,爷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转过你的身体,翘起你的屁股,把你的浪屁眼露出来!我的老婆居然就乖乖地按龙哥说的扭转身子,把她浑圆肥硕的臀部撅起,这还不算,她还伸出双手把两瓣臀肉掰到最大限度,让她淫靡的腚沟完全露在龙哥和摄像头面前,她可能是因为紧张或是羞涩微微收缩的浅褐色屁眼被一个黑色的肛塞无情的封堵着,肛塞下面是她湿漉漉的屄缝,在这个给她太多刺激羞辱的男人面前,她的下体早已春水泛滥,妻低头说道:“骚屄浪犬甜甜请爷检查母狗的屁眼,母狗严格遵照爷的指令,每天开发自己的贱屁眼,随时准备迎接主人对它的的临幸!”“好!跪着爬过来,爷看看这几天你训练的效果!”

  妻温顺的跪爬到龙哥跟前,把个浑圆翘挺的丰臀凑到龙哥手边,龙哥不客气的用手扣住肛塞边缘,砰地一声,拔出禁锢在我老婆菊门的黑色物体,我操!这肛塞够粗的!最粗的部分已经达到三指的宽度了,很难想象我可怜的老婆每天是怎样戴着它生活、起居、休息的,妻被拔出堵塞物的屁眼一时还张着口,一缩一缩的像是在诱惑每个色色的男人,龙哥并拢两根手指,捞起妻子骚屄外面的淫水随意的涂抹在妻屁眼处,一下捅了进去,与我想象的不同,妻子居然温顺的配合他手指的抽送,微蹙着的眉头显得有点难受,可龙哥一叫她回头,她脸上全是谄媚讨好的神情!女人真是多变的动物啊!龙哥一面抽插,一面羞辱他胯下翘着丰臀被他蹂躏的熟女母畜,并拢的手指在我老婆屁眼里进进出出着,噗嗤噗嗤的,比操逼听起来还诱人,我老婆居然在他的抽送下开始哼哼,一面配合龙哥手指扭动她的浪臀,时不时有意的让龙哥的手触碰她的屄缝,这一切我看的是那么的真切,看得我热血沸腾,如果没有龙哥,我的妻遇上别的男人勾引,她会不会也这样淫荡奔放?如果只是面对我,她是万万不会如此的,现在的她,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海洋,还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我是被胁迫的。

  其实,正是这种胁迫给了她更大的刺激,让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销魂蚀骨的快感。

  龙哥早就洞悉了妻的小伎俩,促狭的挑逗她:你个浪屄玩意,骚屄是不是痒的受不了了?求爷给你塞点东西止止痒!被男人看穿心思的淫妻不顾一切的在这个玩弄她的男人面前央求着:求爷用您的大鸡吧狠狠插母狗的贱逼吧!母狗太想爷的大鸡吧了!说着屁股扭动的更剧烈了,龙哥用双腿夹住妻的臀瓣,让她无法左右摇摆,另一只闲着的手拿起一根肉色的假阳具,对准我老婆淫水泛滥的屄缝,只见我老婆的屄缝毫不费力的吞下了那根假鸡巴,龙哥把那根鸡巴顶得是那么深,然后用力来回抽送,我的老婆就这样翘着肥臀,屁眼、骚屄不停地吞吐着龙哥的两根手指和假鸡巴,啊啊啊啊啊啊的不停淫叫着,过了一会,可能是龙哥手指抽插的累了,他拔出手指,将一串拉珠一个个顶进我老婆浅褐色的屁眼里,看着一颗颗绿色的珠子把妻屁眼四周的褶皱撑开,然后吞没;再撑开;再吞没;她娇嫩的屁眼足足吞进了八个直径2厘米的拉珠!最后妻屁口就留着一个带绳的拉环。

  骚屄去把麻绳叼过来,爷还是喜欢看你被捆绑后的骚样,你个浪屄,被麻绳一捆,显得格外吸引人,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办了你!你说你老公看到你被捆绑起来的骚样,是先解开你还是先肏你?龙哥问了我老婆一个特别损的问题,我老婆还沉浸在两个孔洞一起被折磨的快感里,听到这话,面色突变,嗫嚅的说:龙哥可不要把母狗捆起来让我老公看到,否则母狗会羞臊死的。

  说着头扎的更低了,妈的,你个浪货还有脸说羞臊?你是巴不得让所有男人看见你淫荡的样子吧?看看,一提这个,你他妈又湿了一片!你个不要脸的婊子!快去叼绳子!爷要替你老公教训你个不贞的女人!我老婆踉跄的爬起,艰难的向里屋爬去,记住!夹紧你的骚屄!鸡巴如果掉出来爷打死你!就这样骚屄夹着肉色大鸡巴、屁眼塞满拉珠的雌兽爬进了里屋,龙哥对着身后打了一个隐晦的手势,我突然明白:他身后还有一个男人!我可怜的老婆还被蒙在鼓里,淫贱的讨好着她自以为能给她无比刺激的男人,全然不知还有一个男人在贪婪的盯着她的肉体吞咽着口水,确切的是三个男人在盯着她,除了镜头里的两个男人,还要加上她以为懵懂不知她出轨的老公——我。

  妻嘴里叼着麻绳爬出来了,她乖巧的跪在龙哥身前,跪坐着,挺直身体,把双手温顺的背了过去,不顾身下假鸡巴被顶得更深,等待龙哥对她的捆缚,龙哥果然是虐道高手,他麻利的分绳、合股、用嘴叼住绳子一头,用手用力的把我老婆的手臂扭到一起、然后抬高、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动作,麻绳在我老婆身体上往返缠绕、收紧,妻似乎有些吃痛又像是享受,闭着眼哼哼着,看着麻绳把我老婆引以为傲的一对大奶子捆绑得结结实实,手臂牢牢固定到背后,被挤出的乳沟分外吸引眼球,鼓胀的奶子被麻绳挤压的格外饱满,这就是高手啊,几根麻绳,让女体变得分外诱人,灯光下,被捆绑得女体酥胸高耸,肥臀挺翘,玉蚌微启,菊门轻颤,这还不算,龙哥用记号笔在我老婆白皙的臀瓣一侧写上:龙哥专用母畜甜甜的字眼,另一侧写着:骚屄浪货淫贱人妻。

  还意犹未尽的拿相机拍摄者被捆绑得无法动弹的我老婆诱人的裸体来。

  龙哥好像突然想起些什么,放下相机,拿起跳蛋,用胶布把两颗跳蛋牢牢粘在我勃起的奶头上,并打开开关到最强档位,马上就能看到我老婆两个大奶子被刺激的哆嗦起来,妻的哼哼更显得迷人了,她乖乖地任由龙哥折腾她的身体,活像一个没有思想的肉体玩具。

  今天爷要蒙上你的眼睛,这样会让你身体更敏感的,说着用一个黑色眼罩蒙上我老婆的眼睛,开始用一根羽毛在我老婆捆紧的身体上轻划,刺激的我老婆浑身哆嗦,浪叫连连,龙哥起身抱起我老婆,让她趴在沙发上,拔出插在妻骚屄里湿淋淋的肉色大鸡巴,递到我老婆不断哼哼的檀口里,好好含着它!仔细品品嗅嗅你淫穴的骚味!妻听话的张嘴把假鸡巴含进去,呜呜的接着哼唧,只见龙哥蹲下凑近我老婆的臀缝,伸手把她两瓣臀丘用力掰开,他伸出舌头开始在我老婆私密的花园上下左右的舔舐起来!被捆绑得胴体猛地一震,接着开始扭动腰肢,不知是拒绝还是迎合,龙哥的舌尖邪恶的在我老婆股缝里游走着,大量的蜜液被他榨了出来,他用舌头捞起一些淫水,慢慢托到我老婆仅仅露着一根细绳的屁眼,一手勾起细绳那头的拉环,被淫水一点点顶进在镜头前不断收缩的屁眼里,灯光下,我老婆屁眼周围被淫液润透了的褶皱显得特别清晰。

  龙哥把舌尖探入我老婆骚屄深处,不断搅动可怜我那蒙着眼睛的娇妻,被他老道的舔舐弄得花心乱颤,一股阴精丢了出来,弄得龙哥一鼻子,龙哥诡异的向他身后招了招手,一个男人蹑手蹑脚的靠近我老婆的身体,只见他全身赤裸,一根鸡巴挺立着,他贪婪的看着我老婆被龙哥撩拨的欲火中烧的身体,龙哥示意他抚摸我老婆的身体,那个男人哆嗦着把手伸向我老婆湿淋淋的肉缝里,直接就揉搓我老婆阴唇上方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我明显感觉到妻紧缚的裸体颤抖着,嘴里的呜呜声透着急促和期待,那小子长得很阴郁,但身体显得很结实,几下触摸后,他胆子大了很多,开始把嘴凑近我老婆的肉缝开始舔吸我老婆的阴唇,弄得滋滋有声,看到我老婆被麻绳紧缚的诱人身段,还有极具诱惑的呻吟,他干脆将头埋在我老婆臀瓣中间,卖力的大力舔舐起来,他的舌头很有特色,比一般人伸的要长,我第一次见到能把舌头伸出口这样长的人,只见他在龙哥的示意下,把那根魔舌缓缓探进我老婆刚刚吞入八个拉珠的屁眼里!舌尖探入的一瞬间,明显感觉出妻的身体一震,接着就是急促的呼吸和不安的扭动身体,看着我老婆被麻绳固定住背后的一双手不停地握紧张开,张开又握紧,我知道她在极力控制又一轮即将到来的高潮,毕竟作为一个女人,还没被鸡巴插入就反复泄身子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尽管她以为身后还是那个给她高潮四起的龙哥,作为女人还是会觉得很羞耻。

  她哪里知道,现在玩弄得她欲仙欲死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终于我老婆还是没有控制住,熟妇敏感的身体让她又一次在男人的撩拨下原形毕露,淫态百出,此刻的妻,下体已经被男人舔弄得一片狼藉,妻渴求着更大的刺激,她的淫洞期待龙哥大鸡吧完全的填充!龙哥拨开那个男人的头,把自己粗壮硕大的龟头顶在我老婆湿淋淋的骚屄口,淫邪的挑唆道:“骚屄想爷肏你了吗?”

  我的淫妻此刻早已将文静贤淑抛到九霄云外了,恬不知耻的央求龙哥肏她,那贱样,足以让我羞愧,看着龙哥紫红的龟头一寸寸纳入我老婆的身体,我的心乱如麻,可那个被男人羞辱撩拨着的女体却兴奋地不断扭动妖娆的臀丘,配合龙哥大鸡吧的一寸寸深入,终于,妻的阴道羞耻的完全将龙哥的鸡巴包裹住了,看着他们的身体连在一起,我的心情无法形容,有酸楚有难过还有一些莫明的激动,我的手伸向手机,可终于没有拨出那个让我牵挂的号码。

  已经晚了,这是妻昨天的经历,我再冲动,不知妻子又会承受怎样难以预料的磨难,看着龙哥抱着我老婆略显丰腴的腰肢,一下下开始抽送他插在我老婆体内的肉棒,看着嘴里含着假鸡巴卖力的配合别的男人抽插的淫妻,我不知该怎样,视频里另一个男人亟不可待的向龙哥打着手势,急于参战,龙哥示意他稳住,只见他渐渐加快抽送的频率,让我老婆开始意乱情迷,啊啊啊啊啊啊的浪叫着,龙哥开始引诱我老婆:骚屄,爷肏的你舒服吗?想更舒服吗?爷还有更刺激的招数呢?“

  我老婆一面呻吟,一面回应:“爷太会玩了,刚才舔的母狗都泄了,爷想怎么玩弄母狗就怎么玩弄吧!母狗一切听爷的!”

  “是吗?那爷可不客气了,是你要求爷让你更刺激的,爷今天就让你再体会一种更厉害的刺激!”

  说着示意那个男人凑近,龙哥猛地拔出插在我老婆骚屄里的大鸡吧,刚刚被填充的满满的骚屄突然空虚了,妻急的直求龙哥再把鸡巴插进来,龙哥快速跑到我老婆头部,拽出她嘴里的假阳具,把沾满我老婆淫水的大鸡吧适时地插入我老婆嘴里!我老婆下意识的想拒绝,可被龙哥一捏奶子,马上乖乖地把大鸡吧纳入口中,又粗又长的大鸡吧插入我老婆嘴里大半根,就噎得她直翻白眼,龙哥只好往外拔,让我老婆吸吮他的大龟头,我老婆只好乖巧的用嘴伺候龙哥的阳物,可后面的孔洞还极度空虚着呢,一面舔鸡巴,一面不安的扭动臀部,似乎一副欲求不满又不敢言的样子,龙哥阅女无数,岂能不明白我老婆的心情,示意在我老婆身后的男人挺枪待发,龙哥接着挑逗我老婆的欲望:骚屄现在是不是恨不得爷多长一根鸡巴?能一前一后的玩弄你的身体?“

  “嗯嗯,”

  妻一面吸吮龙哥的鸡巴一面应付着龙哥的问题,被蒙眼的她全然不知晓身后一根火热的阳具在向她肉缝慢慢靠近,“好!爷就满足你的要求!让你痛快到底!”

  说着猛地把鸡巴往我老婆嘴里一插!做了一个突然插入的手势,我老婆后面那根蓄势待发的大鸡吧几乎是同一时间,猛地连根插入!猝不及防的我老婆一下受到前后夹击,尤其是这种无法预料的刺激,一下差点被插晕过去,两个精壮的男人根本不给她思考和喘息的机会,前后极有默契的开始了一轮轮大力的活塞运动,我可怜的被捆绑得无法动弹的老婆就这样被夹在两个男人的肉棒中间,半是被迫半是顺从的被3P了!看到我老婆已经完全放弃了抗拒,开始迎合两个男人,龙哥解开蒙在我老婆眼睛上的眼罩,妻嘴里依旧被龙哥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后面的骚屄则完全被那个男人填满,他一下下卖力的用鸡巴夯砸我老婆娇嫩的肉洞,淫水四溅,臀浪滚滚,看到这一幕,刺激的我男根怒涨,恨不得拨开他们,亲自参战,肏烂这个贱妇的骚屄!不一会,龙哥拔出了插在我老婆嘴里的鸡巴,将一股精液射在她鼓胀的一对大奶子上,看到自己胸前乳白的精液,妻子马上条件反射的干呕起来,龙哥一记耳光,打在妻子的脸上,臭婊子!爷赐给你精液是看得起你!上次你就这样,这次又这样!想挨打是吗?我老婆艰难的抬起头解释着:爷饶了母狗吧!母狗对精液过敏。

  说着又干呕起来。

  妈的,哪天爷非要让你成为精液厕所,让你矫情!这时候,我老婆身后的男人还在卖力的抽送着他的大鸡吧,妻的不适很快被冲跑了,她一面呻吟着,一面低着头羞涩的偷偷打量身后肏她的男人,龙哥在一旁羞辱她:刚才把你舔的丢了身子的就是他,别他妈装纯!以后你的淫贱身体就要听主人安排,爷想找谁肏你就找谁肏你,想找几个就找几个!懂了吗?我老婆低着头不语,那个男人见状猛地一沉鸡巴!我老婆啊的一声,懂了吗?龙哥适时地问道,妻终于回答道:母狗知道了。

  “好好给爷重复一遍!要说仔细些!”

  龙哥命令道,“骚屄浪犬甜甜愿意让爷肏母狗的身体,爷想怎么肏就怎么肏,想找多少人肏母狗都行……”我老婆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脸也红了,头扎的更低了,可身后的肥臀还在被那个壮汉啪啪的冲击着,终于,那个壮汉在几波猛力的抽送后,忽然抱紧我老婆丰满的臀瓣,怒吼着把一股精液喷射进入我老婆的阴道深处!他一松手,我的妻终于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

  一股白浊的液体顺着屄缝流了出来,在镜头里显得格外刺激。

  龙哥似乎意犹未尽,转到我老婆身后,用手指勾起她深入屁眼的绳子的拉环,开始往外拽拉珠,受拉珠力量的影响,我老婆被迫又撅起屁股,放松括约肌,一颗颗绿色的拉珠缓缓被龙哥从我老婆紧闭的屁眼拽了出来,龙哥示意那个男人提着拉珠,命令我老婆张开嘴,把刚刚从我老婆屁眼拽出的拉珠一个个含进嘴里!看着妻子眼角屈辱的泪花,我一阵心疼,就这样,那个男人帮着龙哥把我老婆的臀瓣尽力掰开,在我老婆屁眼涂抹了足够的润滑剂,将他紫红的龟头顶在我老婆屁眼上,骚屄,今天爷给你屁眼正式开苞了!你赶紧跪好,求爷!我那已经没有廉耻的淫妻跪着,用低三下四的语气说道:“骚屄浪犬甜甜求爷给母狗的淫贱屁眼开苞!”

  龙哥往前一用力!我老婆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前倾,没进去,那汉子见状登上沙发,用他粗壮的双腿锁夹住我老婆扭动的腰肢,双手依旧用力把我老婆的两片肥臀掰开,就这样,龙哥的大鸡巴缓缓送人我老婆的屁眼里,看着我老婆被大龟头撑平了的屁眼褶皱,我为妻子暗暗担心,妻在两个男人的控制下,把那根大鸡吧完全吃了下去,龙哥把鸡巴紧紧顶在我老婆屁眼里,似乎让她在适应屁眼容纳鸡巴,半天才慢慢开始抽搐,很慢,开始我老婆眉头紧锁,不一会就舒展了,那汉子也松开了手和腿,开始揉搓我老婆贴着跳蛋的奶子,龙哥则一面抽插我老婆的屁眼,一面抠摸妻的阴唇,弄得她娇喘吁吁,慢慢的,我老婆看那男人的目光少了抗拒,多了迷离,我知道从那一刻起,这条人妻母狗彻底堕落了。

  接着龙哥把他的第二次精液射进我老婆的屁眼深处,他刚刚拔出鸡巴,那个男人挺着鸡巴就凑了过去,我老婆没有拒绝任他把鸡巴插入刚刚被龙哥开苞的屁眼里,里面由于有了足够的润滑,抽插起来顺利了很多,龙哥射精后居然金枪不倒,他躺在沙发另一头,示意我老婆跪爬过去,于是我老婆跪爬着跨坐到龙哥身上,那汉子用鸡巴顶着她的身体,他插在我老婆屁眼的鸡巴慢慢往上挑,使我老婆身体上抬,将骚屄口对准龙哥的大鸡吧,那汉子猛地一松劲!加上龙哥按在我老婆腰间的手臂往下猛地一沉!粗大的鸡巴一下子尽根而没!这就是传说的人肉三文治吧?我想,被两根鸡巴同时贯穿的女体似乎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在两个男人夹缝中扭动着妖冶的身躯,那具被麻绳紧缚的成熟女体在强壮的男人夹击下,慢慢由挣扎变成顺从进而开始配合,当然那种刺激和愉悦洋溢在他们脸上,表现在他们肢体的动作里。

  就这样,我的老婆接受了同时被两个男人玩弄插入的事实,这条淫犬默认了她的第二个主人。

  镜头里,三个白花花的肉体纠缠着,放肆的享受畸形性爱的刺激。